欢迎进Allbet欧博官网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Allbet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首页八卦正文

新2足球网『wang』址(www.9cx.net):娱乐圈再乱,我也‘ye’可以相(xiang)信他

admin2023-01-15105

前阵子,45岁的陈坤在采访中说,希望影视圈多给中年男演员机会,引起舆论哗然。作为娱乐圈“四大中生”之一,他的资源不算差,此番叫苦,不可避免招了黑。

这出闹剧,让人想起同样是45岁的中年男演员富大龙来,还有他说的那句话:「我一直希望自己不要太红,千万不要太红,一直有角色可以演,有工作可以干,就可以了。」

从他的故事中,我们发现,一个演员不想红,并不一定代表知足和佛系,也可以是一种更大的野心。

2007年10月27日,苏州的夜晚,金鸡奖颁奖典礼,群星汇聚。

颁到影帝,开奖嘉宾夏雨偏过头,问舒淇:“你猜今天得奖的是谁呢?”

舒淇笑而不语。

分镜头立刻对准了到场的四个提名者:刘佩琦、陈坤、富大龙和刘松仁。

台下的女粉丝大喊陈坤的名字,分贝极高。

富大龙好奇地扭头去看,咧嘴憨笑。

女生又以极高的分贝喊了声“一定是陈坤!”

陈坤和富大龙,同样出生于1976年2月,是北京电影学院隔一届的师兄弟。

前者是红透半边天的偶像小生,出演文艺爱情片《云水谣》,意在冲奖。

后者是灰头土脸的“农民专业户”,毕业十年,配角比主角演得多。

两个月前,两人已经同获华表奖优秀男演员。

三十而立,这个更具分量的金鸡影帝,于谁都是圆满,都是一步重要的台阶。

最后这个奖,花落富大龙手中。

他走上台,目光坚定,说道:

「我要谢两个人,第一个人,爱我的人,你们让我找到了活着的意义;第二个人,是所有给过我痛苦磨难,未来也将给我更多挫折的人,你们才是我真正的老师,你们让我懂得,人就像一块宝石,越是磨砺,越是精致,越是价值连城。」

富大龙领奖回家,家人没给他开庆功会,反而告诉他,戒骄戒躁。

奖杯,被他塞进了玄关柜的最里面。

助富大龙得奖的,是电影《天狗》。这部电影上映于2006年。

在当年的电影市场上,“大片”是当仁不让的关键词,大导演,大明星,纷纷投身。

同年上映的,有张艺谋导演,周杰伦巩俐主演的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、冯小刚导演,章子怡葛优主演的《夜宴》,还有黄建新监制,刘德华范冰冰主演的《墨攻》。

小成本的《天狗》,夹在中间,就像富大龙夹在这一众大明星之间,要多不起眼,有多不起眼。

票房也少得可怜,“大片们”均斩获过亿,《天狗》仅收600多万。

然而,这部片子横扫各大颁奖典礼,奖项提名拿到手软。

在观众层面,豆瓣评分8.7,成为当年评分最高的电影,在华语影史重重着墨。

《天狗》这部电影,与富大龙其人,有着相似的质地。

朴实无华,而力拔千钧。

说真话,说别人不敢说的话。

无怪对剧本百般挑剔的他,当年在公交车上只寥寥几眼,就一见钟情。

电影一开始,富大龙饰演的李天狗,被人打个半死,浑身是血地爬过去。紧接着传出消息,这个半死的家伙,冲人开枪,两死一伤。

《天狗》剧照

李天狗是个退伍的伤残军人,被派到村里当护林员,瘸着一条腿,寡言,窝囊,天天被媳妇数落。

黑黢黢的脸上,一双眼睛锃光瓦亮。

护林本是肥差,奈何李天狗是驴脾气,一步一步把肥差干成苦差,自己也沦为凶犯。

《天狗》剧照

电影揭露人性之深刻,描摹政治之大胆,如今看来,也不可多得。

导演戚健,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,和张艺谋、陈凯歌、田壮壮是同级。可惜,凭借《天狗》斩获金鸡奖最佳导演后,没过几年,就因病去世了。

讣告传出,众星发博悼念。

与之有高山流水之交的富大龙,未在媒体上公开一言。

追悼会上,他和妻子饶敏莉着黑衣现身,被记者拍到,这才出现在新闻里。

富大龙极少出现在新闻里。

他不红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然而他并非没有红过,或者说并非红不了。

他是童星出身,8岁主演《少年彭德怀》,就捧了座童牛奖优秀表演奖的奖杯。

考北京电影学院之前,已经和刘佩琦、涂们等老戏骨搭戏,主演冯小宁导演获奖颇丰的《战争子午线》,有了厚厚一沓代表作。

1998年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,也是第一名的成绩。

他长相英俊,稍加打扮,不输任何偶像小生。演技好,拿奖多,资源理应不差。

然而富大龙为什么不红呢?

说白了,是他自己“作”的。

入行以来,他不接广告,不上综艺,戏接得不多,10年只发了4条微博。

似乎所有能让自己更红的事,他都没空做。

那他的时间都用到哪里去了?

答案是,练内功。

三教九流,职业高贵不高贵,全看什么人做。

演戏,拼的终究是文化,是底蕴。如果停留在“演技”上,就浅了。

富大龙说:搞艺术的人,不管哪一行,都是练内功的。

他练书法。

在片场,空闲了,他就拿毛笔沾着水,在墙上抄《兰亭序》。

给老前辈于蓝写就是“鹤寿兰德”,给访谈节目写就是“问东问西,有苦有乐”,题词都是信手拈来。

他写诗,也画画。

出版过诗集《牧歌》、散文集《在河套边缘行走》,封面插图都是自己画的。

他善弹古琴,也组摇滚乐队,兼主唱和贝斯。

网剧《我是余欢水》的配乐,就是他的乐队“大袖乐队”做的。

按他的说法,之所以迷恋古琴,是因为那就是“中国古代的摇滚乐”。

富大龙在《神探狄仁杰》剧中弹奏古琴

所有的“练”沉淀下来,就成了“功”,成了富大龙这个人的底色。

他轻易不发言,每次发言,都让网友心悦诚服,这只是内功的小试牛刀。

内功一旦用在创作上,才是浩浩汤汤,摧枯拉朽。

他演秦惠王嬴驷,翻遍二十四史,只找到干巴巴的几段大事记。

他不甘心,去查国体制度,查民风民俗,再由国拟人,用国之性格,演秦惠王之性格。

于是,赢驷被他赋予了血性和狡诈。

嬴驷有句台词,“壮士吞牛,娃娃吃豆”。

说这话,是为了劝大臣们攻城略地,胃口大点,从君主口中说出来,显得亲切灵动。

实际上,这句词既不是剧本上的,也不是民间谚语,是富大龙自己编的。

《隋唐演义》里,他演隋炀帝,也自己编了句很妙的台词。

隋炀帝攻占别国,看中一个女人,想据为己有。

富大龙说:“我有一把剑,皓月秋籁斩人头颅。”

这句词,是古琴给的灵感。秋籁,是秋天落叶的声音,也是一张明代古琴的名字。

隋炀帝嗜杀,如一把快剑。剑有多快?如一片叶子落下来,就能斩人头。

这么一句词,把这位千古昏君的暴虐和才情,浑然天成地揉在了一起。

此等塑造人物的功力,哪是苦背台词就能有的?

对于“红”这件事,富大龙不仅没花时间,他还反着使劲。

,

新2足球网址www.9cx.net)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最有效的新2足球网址,包括新2手机网址,新2备用网址,皇冠最新网址,新2足球网址,新2网址大全。

,

一般明星为了“红”所作的一切努力,他都反其道而行。

富大龙最红的时候,大约是2013年。

丁黑导演的《大秦帝国之纵横》播出,豆瓣评分9.3,口碑极好。

戏一红,固定环节就来了。

粉丝进场,替富大龙打抱不平:像他这样的好演员,怎么能不红呢?明珠蒙尘,必是经纪公司不作为。于是纷纷劝他炒经纪人的鱿鱼。

当下明星遇到这事,多是由着粉丝骂,粉丝越是心疼,对明星本人爱得越深。而挨骂背锅,几乎也成了经纪人们的工作职责之一。

但是富大龙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。

他在百度贴吧发了一篇小作文,为自己的经纪人喊冤。

“他能力一流,炒作手段他都会,但他尊重我。为此,他少挣了很多钱。他想签某明星,人家拒绝说:我当初没大龙火,可短短两年,我现在在哪?大龙在哪?你的能力可想而知。”

“他遇到我,有劲使不出!”

“他也曾劝我曲线救国,也准备了足够的门路和法子,但我向他说明了我的人生规则,他再不逼我。”

对于粉丝嫌他不够红,他直接说:“饶了我吧!”

他甚至直接发文,拒绝“粉丝”。

他条理分明地剖析何为“粉丝”:

“粉丝是一个我不认同的概念。它有一种不平等性,因为它有专属性,一个A人有十个A粉,就好像他可以把十个人一把放在兜里,那么每一个粉,必比A轻,必是不等重的。”

一五一十地告知粉丝自己理想中的关系:

“我们永远是平等的干不同专业的人,不须要谁仰望谁,特殊的喜爱,给自己的父母、妻儿丈夫,乃至有力量的,就平等地爱每一个生命。”

“一个演员,特别是如我这般屡有拙劣作品问世、在繁华的娱乐中被打扮的已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平庸之辈,大可不必‘值得拥有’。”

“特别对年龄小的观众说一句,我没有粉丝,我们是人与人的关系,我们是演员观众的关系。”

评论区的粉丝留言说:富老师既然这样说了,那我明白了。

这份互相尊重,在当今的舆论场上几乎绝迹。

他没把观众当乌合之众,没把粉丝当说不通道理的小学生,而是平等、耐心、中肯地交流。

有人说,那是什么年代的互联网了?今非昔比。

可是富大龙行事,并非因时而变,追赶潮流。别管哪个年代,他遵循的都是一套内心法则。

2020年,《大秦赋》播出。张鲁一演赢政,因为40岁演13岁的违和扮相,遭到群嘲。

恰逢此时,富大龙参加央视的节目《国家宝藏》,也演了一把赢政,演出了十足的王者风范,被誉为“老秦人”、“在逃兵马俑”。

在此背景下,网友们纷纷“捧一踩一”,说富大龙演的才是赢政,张鲁一简直毁了这个角色。

“拉踩”本也是当今舆论场常见现象,被夸的沾沾自喜,被骂的暗暗记仇。

明星本人出来仗义执言的,少之又少。

而富大龙又出来说话了。为此事,他写了两千多字的长信,还特意说明:“这次说话纯属个人意愿,文责自负。”

于行业,于文化,于朋友,于公义,面面俱到,言辞恳切。

长信部分截图,目前富大龙微博已清空

“我不认识鲁一,并非为着人际关系怕尴尬,从片段来看,我知道他的用心、用功程度,绝不亚于我。我知道他的压力远远大于我。”

“我不是谁用来打谁脸的巴掌。不要利用我,嫁接我,篡改我。我只是个演戏的。”

富大龙对张鲁一的惺惺相惜,其实不难解释。

当年拍《大秦帝国》,富大龙按自己的想法大胆创造修改,塑造了一个与小说不同的惠文王,从制片人到导演,都没干涉,而是肯定和鼓励。

剧集播出后,他的演法却挨了不少骂。后来主创一起录节目,他在后台见到丁黑导演,上去就想道歉,结果丁导抢先说:“大龙,我认为很好!”

富大龙说:“对不起,我毁了这个戏,我当初坚持那种演法可能确实错了。”

丁导用意味不明的眼神望着他,没有说话。

富大龙和李天狗有一点很像,就是能把美差干成苦差。

演员这个职业,出风头,挣大钱,他一样都不图。

下苦功,费力不讨好,他一样没落下。

他演戏,总想求真,总想创新。

在尚未上映的献礼电影《火种》中,富大龙演李大钊。

演伟人,什么是最安全的演法?也许就是按照大众心中伟人的样子来演,演得正义凛然,四平八稳。

但是一个好演员不肯这么做事。

为了寻找真实的李大钊,富大龙读了几十本书,几乎成了专家,对李大钊的经历、作品,乃至生活习惯都如数家珍。

他看《新青年》,从李大钊写文章的方式,推断出他是个语速快、风风火火的急性子。

他发现李大钊家里正堂上挂了一幅画,是一个人在悬崖上弹琴,周围有狼、有虎、有豹,这些动物正围着听音乐。由此,他看到一位“革命家”的浪漫和细腻。

他说,概念化是艺术的大敌,他不想给角色一个粗暴的人生。“如果只是贴好人、先烈、伟人这样的标签,那他就永远不可能超越标签了。”

富大龙琢磨角色,像学者。有时候是历史学者,有时候是社会学者,埋头资料,也田野调查。

《紫日》剧照

电影《紫日》,他为了演好一个河北农民,去河北农村住了两个月,和农民们同吃同住同劳作。脸晒黑了,脚磨了泡,手起了茧。

后来,《紫日》荣获夏威夷国际电影节最佳长片奖。

外国评委问冯小宁:你是从哪找来一个这么会演戏的农民?

认真和倔强,是富大龙打小的脾气。

当初,《少年彭德怀》导演选角时,在少年宫看见了练武术的富大龙。

8岁的小男孩,虎头虎脑,正在踢腿,他瞪着眼、努着嘴,好像每踢一下,都要使尽全身力气。

这股牛劲,打动了导演。

彭德怀幼年家贫,八岁,母死、父病、失学,给别人家砍柴放牛,下煤窑做过苦工,但是人穷头不低,饿死不伸手。后来成了彭老总,为国为民仗义执言,九死不悔,天生一副硬骨头。

富大龙虽然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,没怎么吃苦受穷,性格却有几分相像。

他小时候,只挨过一次打。是五六岁的时候。

父亲让他趴在床上,撅起屁股,他大喊:“你打吧,打死我算了!”

其实父亲只轻轻打了一下,富大龙就气昏了过去。

等他醒过来,发现父亲正一脸焦急抱着他,母亲在一旁直乐,“这孩子气性真大啊!”

从此以后,他就再也没挨过打。

《天狗》剧照

在虚假横行的圈子里,他敢演真戏,敢说真话,有时反而显得较真。

这么多年来,富大龙身上最大的新闻传播点,恐怕是“最穷影帝”四个字。

人们说他,演戏不计片酬,35年还买不起房子,宁愿去送外卖,也拒绝接烂戏。

誉他为“娱乐圈清流”。

富大龙自己觉得尴尬。

他说:片酬我也计,给太低也不行,去应聘个刷碗工也得谈谈工资吧?

他说:我始终是在工作挣钱吃饭,而已。

他说:我不是不一样的烟火,我是没有烟火就会饿死的人。

他确实送过外卖,但不是生计所迫,是勤工俭学,体验生活。

他确实不富裕,但作为演员,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可谓丰衣足食”。

他每每恳切地说:“不要把人捧得太高,只要不实,就是不好。”

“请不要再发酵我是最穷影帝。这四个字,没有一个字,和我有关系。”

富大龙之不想红,绝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,更不是给自己找台阶下。

他曾经说,“曝光率过大的话,走在街上随时被捧成众人之上,对你的生活体验和角色转换非常不利。”

这个道理之于演员,就像考不好会挨骂之于学生,是常识。很多演员都对记者说过类似的意思,真能言行一致的,极少。

而富大龙,是实实在在的行胜于言。

他的“不想红”里,不是不思进取,反而包含着更大的野心。

对从艺,对做人。

在因《大秦赋》引起的纷争中,又有一大批年轻网友为他打抱不平――

富大龙不红,天理难容。

他于是又耐着性子,客客气气地回应了一次:

“我想告诉一些善良的为我奔走抱不平的朋友,我怎么看待“红”这个问题。螃蟹,活的,必定是青色的……如果它红了,哈哈。

所以我愿和同道们彼此共勉,请祝福我们吧,祝我们永远青头愣脑,硬硬朗朗。

网友评论

1条评论

最新评论

热门标签